把南药种子送上了太空种出“超级”牛大力

  这么多年兜兜转转,黄创尚又变回了“农民”。他回到家乡创业,带领乡亲种植药材。

  广东粤森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2016年7月组织成立阳江市牛大力协会,2017年9月举办中国首届(阳江)牛大力文化节暨南药产业发展论坛,同年荣获“广东农产品电商创业带头人”奖,获产品研发和农业技术国家发明专利13项。

  学艺术出身,做品牌策划18年,在不惑之年毅然返乡、投身农业产业,不出三年,他与科研机构合作,把一把南药种子送上了太空—广东阳江人黄创尚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也成为了广东新型职业农民的代表。

  2018年9月23日,正值秋分时节,也是我国第一个“中国农民丰收节”,黄创尚穿着白衬衫,带着略腼腆的笑,登上金柚园中搭建的舞台,接过了广东省农业农村厅颁发的“广东十佳最美新型职业农民”的金色牌匾。

  “新型职业农民”—虽然兜兜转转变回了“农民”,但在黄创尚看来,这只是他职业生涯一个比较大的转折点,他从事的领域从品牌策划变成了健康生态农业。

  黄创尚是阳江平岗人,毕业于汕头大学美术设计专业,1998年毕业后在佛山工作,创立了自己的品牌策划公司,一做就是18年,“公司的事一直都比较顺手”。

  为什么会把目光转向农业产业?黄创尚经常参加佛山市阳江商会组织的返乡活动,通过一些做药材生意的朋友了解了药材行业,看中了“牛大力”这种“有前景”的药材作物。又考虑到家乡阳江独特的气候环境非常适合种植,就有了回乡创业的计划。

  实际上,选择什么样的农作物,是投身农业一个最现实又风险巨大的问题。为什么认为牛大力“有前景”?黄创尚对“有前景”的定义是,还没有被市场过度开发,能够形成一个成熟的产业链,来带动整个地区的发展。

  牛大力是著名的南药之一,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黄创尚认为,一方面,牛大力这种药材很适合在阳江的土壤生长,能体现阳江的地域特色;另一方面是,牛大力的生长没有什么季节性,这让投入种植时的风险变小了很多。同时,近年来健康生态农业兴起,牛大力作为保健汤料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市场价格呈稳步上升趋势,市场前景好。

  谈起这次“转型”的前前后后,黄创尚的话头打开了,“当年虽然因为考上大学离开了家乡,但我是经常回去的,出去见识过不同地方的发展状况,回老家就感受到了差距,老家农村还是没有发展起来。像父辈祖辈那样,劳劳碌碌一辈子,饿不死,但也赚不了什么……”

  他觉得,回乡创业对自己是一个机会,可以“打造我自己的品牌”,同时还能带动乡亲一起富裕。目前的农业耕种仍是小面积小规模,作物也是传统的番薯之类,“有那么好的土地环境却一直没利用起来,就好像老天赏的好东西却一直被扔在角落一样,是对土地和资源的浪费”。

  他也坦承,当年决定回乡创业时,很多同学也不理解,“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干农业?有人打趣我说,跑回来是不是在佛山做得不好?我就跟他们讲,其实你们不了解这个,农业要是做得好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实际上,牛大力、春砂仁等药材本就是黄创尚家乡的特产,他自小熟悉。小时候黄创尚常跟大人采集野生牛大力,“是喝着牛大力的汤长大的”,而对田间地头的活,他也是打小“做惯的”,但这些离真正投身去做一份农业产业仍有距离。

  回到阳江,黄创尚差不多是“从零开始”。同时,佛山的品牌策划公司仍在运作,黄创尚的生活也变成了“双城记”,每周在佛山与阳江间奔波。

  不过,对二次创业的艰辛,黄创尚并不多谈。不管是回顾还是展望,他都十分乐观,“当初回来的时候也蛮开心的,我喜欢这种田园生活。一般人觉得做农民蛮苦的,但我乐在其中。这很有挑战性,一个一个的难题去解决的时候,会很有成就感。最重要的是,带动团队一起致富,无形中带动了一方经济、一个产业的发展,我觉得很有意思”。

  黄创尚在意的,是怎样解决那“一个一个的难题”,这也是决定他这次创业成败的关键,“我们那里之所以发展不起来,一是没有技术,还是传统的农业模式,对良种、良法都没有太多讲究;再就是没吃透农业的学问,我刚刚入行时也认为农业简单,但真正做的时候,觉得这个行业其实是很复杂的。比如,该怎样发展?哪些赚钱哪些不赚钱?”

  黄创尚的想法是,自己能成为牛大力种植的技术输出方,规范标准、培育良种,为现代产业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带动当地农民一起致富。“药材种植有大量失败案例,通过总结那些失败的、不好的地方,来把我们自己的行业做大做强”。

  虽然涉足还不久,黄创尚也想到了行业未来,“行业发展肯定不能一家企业单打独斗,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合作共赢的企业联盟。我现在把它定义为产业联盟,孤军奋战的企业成长会很慢。我希望企业一边成长,一边是跟其他的企业、农户一起,形成一条战线”。

  2014年,黄创尚回到阳江,和佛山市阳江商会部分会员共同投资创立了广东粤森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他对总结出的问题进行逐个的、有针对性的“击破”。

  隔行如隔山,怎样吃透农业的大学问?黄创尚“主要靠自觉”,哪里有专业课他就去哪里听,同时虚心请教前辈,创业初期恶补了大量的知识。

  怎样改善传统小规模、零散化的农业种植模式?采用“基地+农户”的模式,同时,黄创尚在“怎样做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这个问题上花了不少心思。他的理念是“重两头,轻中间”,即在“种源-种植-销售”这三个大环节中,把中间的种植承包给当地农民,“只要技术指导没问题,不用费太多神”,对于农民自己不容易做的种源和销售环节,公司要把好关。

  谈起这里面的门道,黄创尚又一次打开了话闸子。牛大力种类很多,农民自己购买种子,有可能买到“假种子”、“错种子”,辛苦种植后,收获的果实却卖不出价;农民自己难以大范围接触市场的潜在客户,公司就要做农民和市场的桥梁。要拉长产业链条、增加产品附加值、研发新产品,同时多渠道解决产品销路问题。与全国中药材交易市场及药厂、各地牛大力分销商对接,通过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全国连锁卖场等渠道销售。

  要让产业链规划落地,让产品品质得到提升和控制、打开销路,需要“良种”“良法”等科技支持。为此,黄创尚跑了很多地方,与国家航天育种中心、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华南农业大学和广州中医药大学等科研技术单位合作,解决牛大力产业发展的技术难题,“在产业发展初期把规划做好、把规则定准,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会有益”。

  2016年9月,黄创尚和粤森公司“火”了一把。他们与国家植物航天育种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合作,让牛大力的种子随“天宫二号”飞上了太空。黄创尚希望通过“太空育种”,找到牛大力的“超级种”。

  “太空育种”有多神奇?实际上,“太空育种”或称“航天育种”已不再是个科幻噱头,它是当今世界农业领域中最尖端的科学技术课题之一;即利用太空特殊的环境诱导种子产生基因改良,来进行作物新品种的培育。

  我国在过去20多年中,利用十艘神舟飞船和天宫一号、天宫二号,搭载了上千种作物种子、试管苗、生物菌种和材料进入太空,已育成并通过国家或省级鉴定的新品种达近百个,已大规模在农业生产中推广应用。

  能够被带上太空的种子都经过有关部门和专家的严格遴选,阳江牛大力是当时广东入选的种子。比起以往太空育种较多选择的水稻等农产品,牛大力这样的中药材种子入选“上天”做诱变实验,也是较新的探索。

  黄创尚介绍,公司已与广州中医药大学联合建成了广东省首个牛大力种质资源圃及粤西地区最大的牛大力种苗生产基地。

  除了“良种”,种植中的“良法”也是黄创尚和同事们孜孜以求的。公司研发了“立体化种植结构”、“矮化标准种植”等,后者控制了牛大力生长的高度,让养分更多停留在根部,使牛大力的产量提高了30%左右。

  阳江的牛大力产业化发展只有几年,种植技术还处于空白期,黄创尚和他的团队研究制定了“牛大力种植标准化(地方标准)”,通过发展牛大力林下经济,获得了“牛大力土鸡养殖和饲料”国家专利(发明者),还带领团队与研究机构联合开发了牛大力系列产品。

  目前,在阳江阳东区,牛大力产业以阳东北惯牛大力种植基地为中心,近年发展形成1万多亩的产业带,辐射带动的阳江牛大力种植面积已超过2万多亩,亩产值8万元,总产值超16亿元。

  黄创尚提供的数据显示,土地租金方面,牛大力种植为农民增加了租金收入700万元以上。同时,产业基地也为周边农民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

  种上了牛大力特色南药后,当地一些荒废山坡、废弃果园也被“激活”,“若按每亩产量约为4500斤,每亩产值则达8 .00万元;每亩牛大力4- 5年的种植成本约为1万元,则每亩净利润达7万元。每万亩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达7亿元”,黄创尚说。

  几年努力下来,基地里产出的第一批牛大力已在去年国庆节前后上市。之后,差不多每三个月就有一批新鲜挖出的牛大力进入市场,“市场情况非常好。我们新鲜上市的牛大力成色好,基本在农贸市场就被抢光了,大家买回去煲汤喝。”2019年4月12日,黄创尚在电话中说,新上市的牛大力在网上渠道也供不应求,他们正忙碌为网店协调货源。

  黄创尚也不讳言,目前牛大力产业规模扩展快,有一个潜在问题,“就是种植户急功近利,有可能导致产品良莠不齐。所以,后期我们还要对种植户进行引导”。

  二次创业五年来,黄创尚已从农业产业的门外汉进阶为广东省的“十佳新型职业农民”。可以说,他的尝试已小有所成。

  在他合伙人林进杰看来,事业走到这一步,与黄创尚的执著、专注分不开,“当初,对品牌农业、科技农业的理念一致,我们才走到一起。他非常痴迷这份事业,在科研方面也花了很大功夫,这在同行中不多见的”。

  对于现代农业,黄创尚有什么经验分享给后来者?“建议那种觉得农业看起来很简单的人慎重入行,冲动的人不适合做农业,一定要很理性的、尊重农业的人,才能够把这个行业做好。”黄创尚说,农业学问很深,要对品种非常了解,要真正喜爱农业、愿意“扎进去学习”,“一定不能简单地把农业理解为种种菜、收收果,只有喜欢才不会觉得农业简单又有补贴、来钱快”。

  再就是,要喜欢和农民打交道,才适合干农业,“你干得再好,假如没有农民去配合、辅助,也很难在当地长久稳定地发展下去。必须和当地农民利益共享,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黄创尚在农村长大,大学时才离家。他觉得自己很容易跟农民打成一片,“农民很实在,你不能去骗他们,讲好的事情他们会真心地去做;农民受了你的恩惠,会很感激,并记在心里,干活从来不会偷懒”。

  黄创尚和同事有时会跟当地农民讲解种植技术,提供一些无偿帮助,到基地需要人手帮忙时,自然容易请到劳动力。在基地干活,每天有100多元,一个月下来也有两三千元的收入,农民也愿意。

  “说到底,我们的目的不是和农民抢饭吃,而是要做农民做不到的事情,带动整个区域共同发展”,黄创尚说。

  我喜欢这种田园生活。一般人觉得做农民蛮苦的,但我乐在其中。这很有挑战性,一个一个的难题去解决的时候,会很有成就感。最重要的是,带动团队一起致富,无形中带动了一方经济、一个产业的发展,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干得再好,假如没有农民去配合、辅助,也很难在当地长久稳定地发展下去。必须和当地农民利益共享,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说到底,我们的目的不是和农民抢饭吃,而是要做农民做不到的事情,带动整个区域共同发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eyondmama.com/niudali/56.html